牧溪禅师:文人写意画的"先驱"
2016-08-12 14:31:57
  • 0
  • 0
  • 0
  • 0


  法常,中国历史上南宋画家。僧,号牧溪,蜀(今四川)人,生卒年不详,其艺术活动主要约在13世纪60-80年代之际。薜居下(乾德初兵部侍郎)之后,宣和间在长沙出家,南宋理宗、度宗时为临安(今杭州)长庆寺僧,与日僧圆尔辨圆(1202—1280)同为径山无准禅师(1178—1249)之法嗣。


  牧溪禅师性英爽,嗜酒。正义爱国,敢于语伤奸相贾似道,遭追捕后,避祸于绍兴丘氏家。至元朝,在天台山万年寺圆寂。法常既是位佛教阐扬者,又是位天才画家。他工山水、佛像、人物、龙虎、猿鹤、禽鸟、树石、芦雁等,皆能随笔写成,极有生决心书,墨法蕴藉,幽淡含蓄,形简神完,回味无穷。他继承发扬了石恪、梁楷之水墨简笔法,对沈周、徐渭、八大、“扬州八怪”等均有影响。虽在生时受冷遇,却开后世文士禅僧墨戏之先河,并对日本水墨画之发展产生巨大影响,被誉为“日本画道之大恩人”。


 《中国书画全书》中载有元代画家吴太素的《松斋梅谱》(此书在中国已亡佚,日本保存有手抄本,在日本广岛市立图书馆中国馆,由日本人岛田修二郎解题校定),该书记载:“僧法常,蜀人,号牧谿。喜画龙虎、猿鹤、禽鸟、山水、树石、人物,不曾设色。多用蔗渣草结,又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缀。松竹梅兰石具形似,荷芦写,俱有高致。一日造语伤贾似道,广捕而避罪于越丘氏家,所作甚多,惟三友帐为之绝品,后世变事释,圆寂于至元间。江南士大夫家今存遗迹,竹差少,芦雁木多赝本。今存遗像在武林长相寺中,有云:爱于此山。”







牧溪被日本人称为“日本画道的大恩人”,其大部分作品被当时的日本僧人陆续携往日本。在国内,牧谿的作品在文人画一脉中评价并不高,或者说很被忽视,而在日本则被视为上上品。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人川端康成谈到牧谿时说:“牧溪是中国早期的禅僧,在中国并未受到重视。似乎是由于他的画多少有一些粗糙,在中国的绘画史上几乎不受尊重。而在日本却受到极大的尊重。中国画论并不怎么推崇牧溪,这种观点当然也随着牧溪的作品一同来到了日本。虽然这样的画论进入了日本,但是日本仍然把牧溪视为最高。由此可以窥见中国与日本不同之一斑。”牧谿的传世作品有《观音、猿、鹤》三联幅,《龙、虎》对幅,现均藏日本京都大德寺;“蚬子和尚图”藏东京日野原家;“六柿图”藏京都龙光院;“柳燕图”藏东京德川黎明会;《潇湘八景图》四幅真迹——《烟寺晚钟图》,被列为日本“国宝”,藏于东京白金台的富山纪念馆明月轩中;《渔村夕照图》,也被列为日本“国宝”,藏于东京青山的根津美术馆;《远浦归帆图》,是日本的“重要文化财富”,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院;《平沙落雁图》,也是“重要文化财”,藏于出光美术馆。


 

牧溪的画作中,不少人最喜欢的是《六柿图》。这是一件无缘者无缘,有缘者缘渐的不可思议的作品,朴素而又扑朔迷离。这件作品废了多少人的笔墨和心思,有人居然花一本书的篇幅来研究这张小画。南宋末年与牧溪认识的诗僧道璨有诗曰:“好诗无音律,至文难言说。学之无他术,先要心路絶。兀坐送清昼,万事付一拙。”


于众人而言,没有柿子,秋天是没有意思的。有中秋怀人诗句:“丹柿照满眼,菊花欲上头”为证。


文献中有关柿子的诗文很多,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说:“柿,俗谓柿树。有七绝:一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大。”柿树叶子可以练习书法,唐人李绰《尚书故实》载:“郑虔任广文博士,学书而病无纸,知慈恩寺有柿叶数间屋,遂借僧房居止,日取红叶学书,岁久殆遍后,自写所制诗并画,同为一卷封进玄宗。御笔书其尾曰:郑虔三绝。”


僧人喜爱柿子,因此唐代长安寺庙多种柿树。宋马永卿《懒真子》曰:


“葭灰秋吹季月管,日出卯南晖景短。

友生招我佛寺行,正直万株红叶满。

光华闪壁见神鬼,赫赫炎官张火伞

然云烧树火实骈,金乌下啄頳虬卵。

魂翻眼晕忘处所,赤气冲融无间断。

有如流传上古时,九龙照烛乾坤旱。


此韩愈《游青龙寺》诗,仆旧读此诗,以为此言乃喻画壁之状,后见长安志云:青龙寺有柿万株,此盖言柿熟之状,火伞、虬卵、赤气冲融、九龙照烛,皆其似也。青龙寺在长安城中。仆仕于关陕,行村落间,常见柿连数里,欲作一诗竟不能奇。每嗟火伞等语诚为善喻。”


一万株火伞般的柿子树,是何等壮观的景象。


《全唐诗》里收有诗僧子兰《与道侣同于水陆寺会宿》诗曰:


论道穷心少有朋,此时清话昔年曾。

柿凋红叶铺寒井,鹄坠霜毛着定僧。


深秋寺院里铺满了凋落的柿叶,枝头挂着红晶晶的柿子,树下是禅定的僧人。这幅图景在道友的娓娓清话中如梦幻泡影。牧溪是在这样的况味下,画下《六柿图》的吗?不知道。


看看,在国内是草,到了日本就是国宝,我们作何感想?中国人积5000年文明的文化至唐宋达到顶峰,因为草原流寇的入侵而全部拱手让给了日本人,日本有今天是因为吸收了中华文化的精华,是因为有了唐宋文化的集大成者径山文化的滋润。



  牧谿禅师是径山寺的和尚,是径山寺第三十四代住持无准师范的法嗣,是中国禅画的祖师。牧谿的《六柿图》是其代表作。径山寺第八十八代住持圆信禅师说:“看者莫作眼见,亦不离眼思之。”牧谿认识的诗僧道璨有诗曰:“好诗无音律,至文难言说。学之无他术,先要心路絶。兀坐送清昼,万事付一拙。”“论道穷心少有朋,此时清话昔年曾。柿凋红叶铺寒井,鹄坠霜毛着定僧。”都道出了牧谿《六柿图》的真谛,无缘者无缘,有缘者缘渐,既朴素又扑朔迷离,这是一张小的不能最小的画了,这又是一张大的不能最大的画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