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月河梁:秦岭的"风水穴位”
2019-06-07 17:17:17
  • 0
  • 0
  • 11
  • 0


                                                          

   诗曰:过月河梁,夜伴秋雨旬阳坝,晨雾陡坡骑游行,山高路长落差大,月河梁上白云下。月河梁是秦岭山脉的一道主梁,位于旬阳坝境内。旬阳坝是陕西省宁陕县的一个镇。月河梁地处秦岭南麓,位于宁陕西北部,秦岭腹地,夹在小秦岭与平河梁之间,被南北两座高大的山峦呵护着。南来的月河水在此止步东行,北下的旬河水在此调头向东。两条玉带拥着修长的山岭,缓缓而行,在不远处的月河镇汇集后再向东南的汉水一路奔去。月河梁虽不那么高大,上下只有二十多公里,却十分灵秀、壮美。


                                                  

                                                                                       从西万路上行月河梁

                                                     

                                                                                            从西万路下行月河梁


 


                       

                                                                                                              月河梁风光


                                                         

  月河梁起初还有些农舍,一围小院,山乡如画的风景。随后好长一段上山都是在山林间穿梭,新绿初染,草木青青,山花绽放,美在其中。

  月河梁是秦岭千年子午古道上重要的拐点,关乎子午古道来去不同的走向,隐藏着许多秘密。古今许多学术争论多纠结于此。


                 

    子午道系古代长安通往汉中、安康及巴蜀的驿道。因穿越子午谷,且从长安南行开始一段道路方向正南北向而得名。此道开辟于秦代,东汉王升《石门颂》称:“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秦末刘项相争,刘邦被迫前往汉中就任汉王,所行即子午道。

    有的说子午道在翻越月河梁后向南偏北去了宁陕县旬阳坝,从旬阳坝翻越平河梁到了宁陕县城,再沿长安河而下到汉中市西乡县的子午镇;有的说子午道并没有翻越月河梁而是沿旬河而下,去了商洛市柞水、镇安,在安康市旬阳县的麻坪翻山到了古时候的汉中郡治所西城,也就是今天的安康。较多的说法是子午道在翻越月河梁后进了南面的腰竹湾,跨越古槡墩后沿古直水而下,一说,秦汉魏晋时期,子午道的大致经行路线为:自古长安南下,经今西安南郊杜城村,入今长安县子午镇附近子午谷,溯谷而上至土地梁,越梁沿沣水支流至喂子坪附近沣水河谷,溯谷南行至关石(即子午关,又名石羊关);过关石后南行,越秦岭主脊到宁陕县沙沟街,循汉江支流旬河而下,经高关场、江口镇、沙坪街、大西沟,翻越月河梁至月河坪,南渡月河顺腰竹沟行,于古桑墩附近越腰竹岭进入汉江另一支流池河沿,循池河南下,经营盘、胭脂坝、新矿、龙王街、铁炉镇入石泉县境,经梧桐寺、迎风街、石佛寺、筷子铺、后营至池河镇,过马岭关绕汉江北侧九里十三湾至石泉县城;自石泉县城向西北,经古堰、绕峰街至西乡县子午镇,过子午河入洋县境,复经金水镇、酉水镇、龙亭进入汉江平原,过洋县、城固县城到达汉中。


           

                                                                                                   航拍秦岭月河梁


       三个说法,三个方向,多条路线,各有道理。但从古道遗存和史书记载来考究,子午古道走的是翻越月河梁,再进腰竹湾,跨越古槡墩,沿古直水而下,去了安康石泉的池河镇。《汉书》《水金注》和多部地方志等都有明确记载,还有大量的古栈道遗址可以印证。

    在月河梁北部的沙坪沟口,公路里的悬崖峭壁上插入山体的多处栈道石桩和栈道孔洞依然清晰可见,路标一样指向月河梁的方向。它十分明确的告诉我们这些后来者子午道的走向。早已淹没在月河梁丛林中的古道,依稀中断断续续,隐隐约约,不时还可以找到正在风化的石阶。古道翻越上梁便急落直下,消失在腰竹湾的方向。在腰竹湾内依然残留着大量的古栈道遗址。

    石桩、石孔、石阶是最好的佐证,这是其他两条道路不具有的指向特征。其实,千年子午古道本是风水之道,月河梁就是一个有着显著特点的风水穴位。大自然造化了月河梁秀美的景色,也赋予了月河梁神秘的灵魂:沣河与旬河在小秦岭上交叉,月河与古直水在古槡墩交叉,水脉两上两下,四河脉络相连,连接的中心点就在月河梁。从山的大象上看,南面的的平河梁与北面的小秦岭,长长伸出就像人的两条腿,关节在小秦岭和古槡墩。水集于月河梁,根生于月河梁。山脉成体,沟壑造型,体型组合暗藏大自然的玄机。不难看出夹在中间的小秦岭与平河梁之间的月河梁便是长长一条形象的生殖器官。


 

   由此可以推断,当年王莽修子午道时他的女儿孝平皇后年满十六,初经成人,按理具备生育能力,但并没有接到龙种。史书上没有关于王莽女儿孝平皇后身孕和生子的记载。也许身体单薄、虚弱多病的十四岁汉平帝身体尚未发育成熟,播撒不了龙的种子。王莽借“道”疏通的并不是自己的女儿经脉,而是催生汉平帝成人之“道”。为女儿孝平皇后巩固地位,也为王莽自己未来的政治势头也铺好“康庄大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知是风水先生的做鬼,还是工程太大坏了大自然的龙脉。子午道刚刚建成,接通关中与汉水间的水脉,却伤了汉平帝的命脉。公元6年2月4日,年仅十四岁的汉平帝一命归西,踏上了子午道的不归之路。王莽“有子孙瑞”的希望也变成梦中幻想。


                                                       

   子午道的修建说来荒唐可笑,但却是历史的事实。在社会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对自然的研究往往寄予现代先进设备,借助科技力量来认识自然,但我们认识的只是自然的形态与表象。存在于宇宙间的大自然灵魂之谜,需要用理性的心灵去探寻和解读。就像我们研究心脏与心灵一样,不可等同视之。任何妄加与封建迷信的断言,都是对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精髓的漠视与否定。

    月河梁是有灵性的秦岭山梁,更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卢剑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