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茶马古道”四亩地,"物华天宝"天华山
2019-06-08 18:59:07
  • 0
  • 0
  • 5
  • 0



   


   在陕南安康市宁陕县四亩地镇有一片神秘美丽的大山----天华山,在佛语中有“物华天宝”之意,茫茫天华山与户县相通,与佛坪接壤,方圆数十公里,贯穿了大半条蒲河。2016年7月8日,西(安)成(都)高铁秦岭天华山隧道顺利贯通,这标志着西成高铁桥隧工程进入攻坚阶段,“一线穿南北,蜀道变通途”。秦岭天华山隧道全长约15.989公里,最大埋深超过1000米,是西(安)成(都)高铁长大密集隧道群中最长一条,也是亚洲最长单洞双线高铁隧道。

                                      
往四亩地镇去的道路沿途风光无限好

       

                                                                             陕南安康市宁陕县四亩地镇


  


                                                                             陕南安康市宁陕县四亩地镇社区住宅

                                   

                                    

   陕南安康市宁陕县四亩地镇

]

勤劳淳朴的四亩地群众



                                                                                       西成高铁穿约四亩地

                                                                                               西成高铁穿约四亩地

   四亩地镇位于宁陕县西部,距县城64公里。东与新场镇、筒车湾镇相连,南和西边与佛坪县毗邻,北与周至县、户县接壤。辖四亩地、四树坪、柴家关、太山坝、严家坪5个村和 1个居民委员会,19个村民小组。四亩地历史久远,要追溯至唐代武德年间,有陈姓大户为抵防土匪骚扰,建占地约四亩的石堡,故得名四亩地。新中国成立后辖四合、桃园两乡。1952年四合乡增设太平乡,桃园乡增设四树坪乡。1953年撤销太平乡,设四合、桃园、四树坪三乡。1958年三乡改称四亩地管区属蒲河公社所辖。1961年设置四亩地公社。1967年改称四新公社,1972年恢复四亩地公社。1983年9月改为四亩地乡。1996年11月将柴家关乡并入改称四亩地镇。四亩地为革命老区。1935年12月,中共陕南特委在四亩地建立宁佛工委。1938年12月,建立了中共四亩地党支部,属中共安康地委管辖。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动物羚牛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动物羚牛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动物大熊猫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美丽风景


   四亩地境内的天华山景区建有药王庙,盛产 "狮子头,菊花心"名贵党参,曾为朝廷贡品。境域有兰花湖,龙潭瀑布、新隆古树、石猴子及古佛寺佛教文化旅游景点。

      自古以来,天华山就是川陕往来的要道,商贩从蜀中出发过剑门关,穿汉中,取道洋县,翻越天华山,出户县,到达西安。这条茶马古道,曾经商旅络绎不绝,滴滴答答的马蹄声响逾达数百年,山下的四亩地镇老街也因此贸易繁华昌盛,客流不断,当年有“小上海”之称,后来在抗战期间更是担负渝川陕三省的地下交通站的重任,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据说三国时期,诸葛亮占据汉中,打算绕道宝鸡大散关,出祁山进军中原,蜀中大将魏延提出引兵翻越秦岭,就是现在的天华山,两路齐出,直取关中,被诸葛亮所阻止,就是因为天华山地势复杂,山高路陡,难以逾越。从蒲河溯游而上,四亩地老街就在天华山脚下,也是山的尾部。老街口上有一座清朝末年的私塾---“养正学社”,房舍虽然早已灰飞烟灭,独留下高大的门楼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伫立达百年之久,算算也是宁陕最早的私塾之一了。老街仅存的几间木板房,穿越茫茫时空,经历漫漫风雨,已是锈迹斑斑,门板上的黑漆在阳光中反射着点点金光。


     天华山,满眼是绿树的幽雅,白云的妩媚,山泉的清冽,清风的缠绵。这里树美,山美,景更美。天华山景区内人文景观颇多,这里既有文公庙、悬棺、古栈道遗址、古庄园遗址、大王寨、菩萨庙、山神庙等历史古迹,而著名的林口子战役就发生在这里,如今这里有红军栈道、红军标语、烈士纪念陵园诉说着红色革命战争的历史风云。

     大地尚未苏醒,唯独几枝桃花俏生生毫不谦让的开着,奔腾的河水,撞到石头上泛着清白的涟漪。河岸边两座微微隆起的坟冢透过树林依稀可见,山间的马尾松挺拔肃立,郁郁青青。走进仔细观察,石块简易垒起的坟头,水泥勾缝,一块水泥抹成的墓碑上简单刻着着几个大字“林口子烈士墓”,别无其他。探访当地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询问林口子的战事,老人热情健谈,娓娓道来。


      四亩地过去是连接川陕茶马古道上一个繁华热闹的小镇,有“小上海”之称,陕南最早的党支部就诞生于此,抗战初期建立过连接四川汉中到西安延安地下情报站。听着老人的讲诉,穿过漫长的历史隧道,曾经的战火仿佛浮现在眼前。

    1946年6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集结三十余万大军对中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实行碾压式的围歼,妄图一举吃掉中原八路军6万余人。党中央根据形势,将中原八路军分为三部分,其中由王震、王首道率领率三五九旅、干部旅为右路,取道荆紫关向山阳、柞水前进,向西面突围。1946年8月初进入陕南商洛地区,成功解放镇安云盖寺,胡宗南部为防止王震率部突进关中,在秦岭调兵遣将设防围堵妄想将右路军消灭在陕南。右路军迅速调整将部队分做717团和719团两部,分头行动,打乱敌人围歼计划。717团两千余人不畏艰险不怕疲劳,离开镇安后,向宁陕方向挺进,由太山庙穿插到平河梁,1946年8月6日抵达宁陕新场,严惩当地土匪恶霸,书写革命宣传标语数十处,简要休整后,准备前往洋县略阳,绕到宝鸡。

      1946年8月9日,717团翻越秦岭天华山刚刚走到四亩地林口子鸡公岭,就遭到敌军的伏击,林口子战役就此拉开序幕。林口子沿线山势险峻,鸡公岭两边悬崖峭壁,从山沟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界,一座小山包直对沟口,适宜埋伏。原来在突围部队解放镇安后,国民党四处设伏,在林口子驻扎三个连队约400余人,防止我军进入汉中,不想刚刚设伏就与我军遭遇。敌人率先开火,我军猝不及防,当场四名战士牺牲,用两挺机枪将我军压制在沟口。一时间,枪声大作,子弹呼啸,两军互相回击,激战一个小时,我军冲锋三次,都未成功。指战员分析前后皆有强敌不宜恋战,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脱险,观察地形采取正面佯攻,派一个小分队翻山运作到敌军背后,一举端掉敌人的两个火力点,我军主动出击夺取有利地形,敌军迅速溃散,战斗经历两个多小时结束。我军共牺牲十一人,其中一名女战士为抢救伤员英勇就义,打死打伤敌人三十余人,取得了林口子战役胜利。

     时间紧迫,敌人追兵尾随而至,我军来不及掩埋战友遗体就匆匆转移了。后来717团解放了华阳,穿越川陕公路、渭河平原、陇海铁路、西兰公路,1946年8月29日在陕甘宁边区部队接应下,胜利地重返陕甘宁边区。战事过后几天,当地一位姓彭的士绅,出资十一块银元,悄悄掩埋了烈士的遗体,修建了两座烈士墓。

     枪声远去,硝烟散尽,两岸险峻的山峦依旧静静地沉寂着,透出古老的荒僻和时间的幽深。想到稚嫩的生命在此定格,青春的热血在此抛洒,顿时肃然起敬。瞭望远方,松涛如呜,流水如泣,许多林口子的故事,就这样镌刻在石头上,流淌在河水里。


     站在四亩地镇的老街尽头,感受着岁月流金,物是人非的褪变,留下一段段苍凉的故事。放眼远眺,这大大小小的山峦,连绵不断延伸向远方,或险不可攀,或高耸入云,或云雾缭绕,宛如一幅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让你目不暇接,心旷神怡。沿老街而上,经过鱼洞子、凉水井,山势逐渐险峻起来,路下面传来淙淙的流水声,这条流淌千年的蒲河,时而平缓宁静,时而奔腾激荡,清澈俊秀的河流明亮见底,叮叮咚咚的水声有着天籁般的美妙。河对岸几户农家屋檐下悬吊金灿灿的玉米,两颗柿子树已经挂红,深黄的黄豆苗等待采割。


      继续向北行走,算是天华山的腹地了,有一处被人们称作“石猴子”的地方特别惹人注目,远远望去,两颗高大葱郁的枞树底下,一只猴子一动不动蹲在一块巨大岩石上,伸出一只手放佛要摘取什么,又好像招呼同伴,惟妙惟肖。据说石猴子还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仙界的一只灵猴,因触犯天条被贬下界,落在这里,被化为石猴,为了惩罚它,只准它夜里活动出来觅食,石猴经常趁着夜色偷取河对岸的庄稼,因此对岸农田常常欠收。当然传说只可付之一笑,多多少少安慰那那个年代终年劳作却食不果腹的农人,也流露着人们对五谷丰登的期盼。深秋天凉,草木凋零,大地放佛一张黄皱的草纸,一片片收割的稻田裸露着灰褐的泥土,一垛垛的稻草堆在田边,三三两两牛羊低下头静静地啃草伫立,悠闲恬淡,这一切都散发着浓郁的田园风情。


    再沿河而上,经过一个狭窄的山嘴,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个椭圆形的盆地,据说这里曾经是唐朝开国驸马柴绍的谪贬之地,因此取名为柴家关,后来被历代皇家作为御用狩猎场,足以可见当年兽类繁多,环境清幽,景色宜人。如今一条公路从中穿行而过,人们沿路而居,纷纷建起了小洋楼,平整的田畦里种着各类时蔬,地边一排排修剪的桑树沐浴在秋色里,守护着安静祥和的大地。


                                                            秦岭天华山美景


                         

                                                                          天华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一景


                                                                        

                                                                                                    天华山秋色

                                                                                                      天华山秋色

     再向前就到了天华山的最深处了,到了宁西林业局的伐木场,也快进入莽莽的原始森林了。当年为了搞活山上经济,木材作为最主要经济命脉,这里红极一时,现在仅剩一排平房在阳光里静默,一条野草横生的土路顺着山势延伸向远方。路旁的青松经过二十余年的保护,已长成参天大树,枝干粗壮挺拔,树冠遮天蔽日;红桦、白杨、青冈树、野荔枝木、马尾松,参差罗列,郁郁葱葱,它们在这里度过岁岁年年,从青葱到枯黄,从梦发到凋落,周而复始,呵护着这片深情的土地。秋阳温暖的抚摸着,秋风热情的熏染,大山的颜色悄然变化,黑的崖、青的松、黄的叶、红的果、蓝的天、白的云,五彩斑斓,可谓是大自然华丽的铺排。(卢剑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