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秦岭)喂子坪:秦岭“国家公园”
2019-06-07 10:36:34
  • 0
  • 0
  • 17
  • 0
  •  秦岭有着自然美的一面,也有着文化美的一面,其实文化美的一面往往更加勾引我们的魂魄,尤其是秦岭深处的许多地名,其深远的历史文化内涵更是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秦岭国家公园 喂子坪

               秦岭国家公园  喂子坪


           秦岭国家公园喂子坪

                  秦岭国家公园喂子坪

 

   出西安城南,顺着210国道西万公路驶入沣峪口,沿路都有沣峪清澈的河水和水下玛瑙似的碧绿,大约前行11公里处,有一处名叫“喂子坪”的地方。

   传说明朝万历年间,明穆宗突然驾崩,皇后娘娘李艳飞因太子年幼无知,暂将皇权交给其父(国丈)掌管。其父为达长期掌管皇权之目的,将李艳飞及太子打入禁宫,万历帝爱妃李艳妃厌烦宫廷“倾轧”和斗争,李艳飞后在徐彦昭、杨泗郎等忠臣帮助下逃出禁宫,携太子及随从奔走长安终南山,儿子在后面啼哭追赶,艳妃伤痛哭走一步三回头,进了子午谷口,越过土地梁、楼子坪,摘儿岭、离娘坪(立元平)、艳妃池、在此给儿喂奶后,从黑河口上了万华山,留下了母子离别,感天动地的美谈,喂子坪缘此传说而得名至今。


 

   喂子坪原是长安县喂子坪乡人民政府的驻地,2002年长安撤县设区后,这里成为长安区滦镇街道办的一个村庄。

   关于喂子坪的属地管辖之典故,原西安市长安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世纪90年代,曾任长安县喂子坪乡党委书记的王作兆先生有过深入研究,他曾撰文指出:喂子坪原属宁陕县管辖,不属长安县管,是长安“捡”了个“喂子坪”。

    喂子坪原属陕西省安康地区宁陕县高丰乡。现已八十多高龄的西安市长安区滦镇枣岭村陈志德老先生(本人系长安区韦曲镇夏殿村人,后定居枣岭,新中国成立之初,曾任枣岭农会主任和王曲区子午管区监察主任)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夕,石砭岭、天子峪、抱龙峪、子午峪等地属宁陕县高丰乡第四保管辖,保长是石砭峪的寇贵升,他本人在枣岭、子午峪、搂子坪三村当了8年甲长,后在国民党宁陕县政府干杂役,最后送当时宁陕县的钱县长到国民党陕西省政府交差以后再未回宁陕去。陈志德老人说,以子午口的拱桥为界,北边是长安,南边属宁陕,当时宁陕县嫌管辖地太大太多,决定由当时的工作组负责地域划管事宜,1949年11月,长安县青岔乡长王忠亭,乡文书王利珍到长安县王曲区公所告知当时的区委书记安于密,区长王志新和副区长孟维岗,说宁陕红草河一带(今喂子坪的大门、王家沟村一带)几个村群众反映,解放已半年了,有几个村几乎无人来管,群众愿意接受长安管理,区上领导一碰头后,随即派王利珍去了解相关情况,发现果如群众所言,当即决定:宁陕不管咱来管。随即派王利珍组织山民成立了红草河乡,作为王曲区的一个乡,由王利珍任乡长,管辖二道桥、松花沟、立元坪、喂子坪、王家沟、黑沟、北石槽、关石、青岗树、鸡窝子等14个村。

   1950年7月,鸡窝子村农会主任朱子洲领着夹岭档(大坪村)两个群众代表王根有等又到王曲区公所反映,说解放已一年多,他们那个地方,本该宁陕管,却无人管,当地13户群众商量愿意接受长安管辖。王曲区闻讯后也表示愿意接收,遂将夹岭档分散居住的十几户人家划归鸡窝子行政村管辖,并派孟维网翻过秦岭到夹里档召开群众大会宣读了决定,宣传新中国成立后党的各项政策。


 

   1950年11月,陕西省人民政府正式发文将宁陕县高丰乡二道桥以南、夹岭档以北15个村180平方公里划归长安县管辖,宁陕县政府还给省政府出具了一个“愿意划出”的信函。

    千百年来,喂子坪处在子午古道连接南北的“结合部”,地理位置不敢小看,在子午道的具体路线,汉晋时从长安城向正南,由子午镇入子午谷,越岭进入沣水河谷,溯谷而上,经喂子坪、子午关(又名石羊关)间险岭峡谷、要隘,登秦岭正脊。过秦岭后,进入汉水支流洵河上游,过沙沟、东江口,越岭至月亮坪。再南越腰竹岭沿池河而下,经营盘、腰岭关、太山庙到马池镇,折西北越马岭关,溯汉江至石泉县,由石泉向西北溯饶风河,越饶风岭,过饶风关至汉中境内今西乡县南子午镇。

 

    东汉《石门颂》中,有“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出散入秦”的记载,有的史家据此认为,子午道在秦末即已存在。在地理学界眼中,喂子坪是子午古道与G210(西万公路)国道汇合地,换句话说,开建于1954年的G210国道从喂子坪以南正是沿着古人踏踩千年的古道,翻越秦岭,抵达子午古道的出口——汉中市西乡县子午镇,也是陕南名茶——子午仙毫的产地。


    位于喂子坪以南沣河河谷有个地方叫“红崖子”,至今还有保存较为完好的、用石片垒砌而成的近百米古道路面,而且保存有与之相连接的桥栈遗迹,实为少见。喂子坪以北,现代公路选择了以沣峪口出山连接关中,这种走向设计的改变再次印证了那句话——古道是活的,亘古不变的穿越梦想和与时俱进的创新正是古道留给我们后人的精髓。

      从沣峪口进山的喂子坪境内,道路整洁,宁静,几乎没有大车通行,随着西汉高速与西康高速的开通,210国道西万公路俨然一条旅游道路,顺着沣河一路向南,沿途路过很多著名的景点:观音禅院,净业寺,黎元坪,九龙潭,喂子坪,观音山,广新园,万花山,石羊关,小坝沟,大坝沟,鸡窝子,东佛沟,分水岭,沿途清幽静寂,空气清香醉人,古树名木众多,山势雄伟挺拔,风景奇秀,连绵起伏的群山,山上有核桃树、柿子树、板栗树……沿野径密林上行,山野起伏,千山竞色,蜿蜒的小道通向了沟的最深处,那泉水叮咚,伴着林间的草香,和着清风的拍子,哼着小调儿流向远方。

    难怪都市驴友游走喂子坪后作诗云:

    楼高无美景,季末出繁城。

    不到骊山下,还奔喂子坪。

    山空听喜鹊,水响踏芳程。

    这里春光老,岚烟半岭行。

   一座山峰一种景观,一条沟道一处传说。仰望群山峻峰,秦岭喂子坪就像一位巨人在默默地耸立着,沣峪河就如同一位清纯美丽的妇人侍立在他的身旁。自始以来,沣峪河水是喂子坪喜悦时和悲伤时的泪花,亦是他额头和胸脊里浸透出的汗滴。


    秦岭喂子坪一带自古就是关中城市群的“后花园”,从1999年列入全国重点自然保护区,目前又列入《全国生态保护“十一五”规划》,近年来,陕西对秦岭生态旅游进行了省级重点规划,随着秦岭北麓规划的不断升级,不久的将来,喂子坪将成为都市人的秦岭“国家公园”。秦岭,没有声息,没有谁藐视他的伟大,喂子坪不用修饰,没有人否认她的优美。秦岭造就了沣河源头的喂子坪,沣河滋养了3000多年以前的西周丰镐,润泽了西周文化,从此奠定了中华民族的根基。(卢剑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