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与书法)康生:其人虽废 其字流传 尤善章草
2014-02-17 14:38:10
  • 0
  • 4
  • 60
  • 0




康生(1898年-1975年12月16日),原名张宗可,字少卿,曾用名赵溶、张溶,乳名张旺,笔名鲁赤水,中国山东胶南县(今属山东青岛市黄岛区)人。曾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在革命战争年代,他长期领导秘密战线工作;1966年后,与林彪江青等相互勾结,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员之一;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逝;1980年,中共中央将其开除党籍,撤销悼词;其骨灰被迁出八宝山革命公墓,后被划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之一。







                         康生书法






                    康生书法






                        康生书法





                        康生书法








康生精于文物收藏与鉴赏,擅长书法中国画,有极高的艺术造诣。

中国古代 即有“书如其人”、“心正则笔正”之说,古人论书,往往兼论人品,认为书品和人品是密不可分的——书法是人品的外在体现,人品是书法的内涵延伸。所以,古人很看重书家的人品,高度追求人品与书品的统一。

但是,书法史上却常常出现与之相悖的例子,书法堪称一时之选,但人品却极为卑劣为世所诟病。如秦代的李斯,宋代的蔡京(蔡京原为“宋四家”之一,人们恶其为人,换上了蔡襄)、秦桧,明代的严嵩,近代的郑孝胥等,书法皆有名,但臭名也是长远传世的,所谓“遗臭万年”。康生看来只有与他们为伍,当然是后来居上。

康生非等闲之辈,除了其革命资历之外,还在书画文艺方面,颇有一定的造诣。是中国著名的书法家、画家和收藏家。与郭沫若齐名,被当时人称之为“郭老”,“康老”。


康生的书法在中国当代书坛可谓独树一帜,康生的书法现在流传得不多,水平也参差不齐,但总体说来属当代大家估计没有太多的争议。

明代书画家徐渭曾说过:“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必非高书。”康生的书法正属于“高书”之列。康生真草隶篆众体皆能,尤善章草,自成“康体”, 堪称大家。


有评论认为康生的书法胜在功力。笔者始终认为,任何艺术作品,无论何种方式,总以表达感情打动人心为最上,书法也不例外。关键还在于书家能否把自己的情性与书法结合在了一起,达到“人书合一”境界,在艺术上极富感染力;康生的书法虽也有“康体”之称,但稍嫌刻版,是以略逊一筹。

   康生其人,用黄永玉的话说,“还是有点品位的”。才子田家英目下无尘,独独对康生青眼有加。三联2002版的《田家英与小莽苍苍斋》里面,就收有康生的字迹。那还是文革前,康生正在养病期间,他送田家英一套明代天启年版的《醒世恒言》。据说这种明版《醒世恒言》只有四套传世,康生得到的这套失落了两页,他就自己动手裁纸画格,用小楷补齐,还特意为补页作了个説明:“此卷缺二页,故按世界文库本补之,初次仿写宋体木刻字,不成样子,为补书只得如此。康生”。据说这是康生在建国之初泡病号的几年中,值得留下的东西。





                      康生书法





                     康生书法





                         康生书法




             




如今,偶尔能够看到康生书法时常是拍卖会上;还有上世纪60年代荣宝斋出版的《宝晋斋法帖》封面上的五字狂草;一本号称“天下小楷第一”的《曹娥碑墨迹》也是由康生题签。“曹娥碑墨迹”五个字不再是狂草,而是带有隶书特点的楷书,写得笔墨沉着,即一般所谓的“康体”。《田家英与小莽苍苍斋》书中还可以看到一幅他写给田的对联“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来还比上来难”。

曾见《人民日报》一幅《康生左手》的政治漫画(见1980年11月24日 的《人民日报》),画中康生左手高擎一笔,正在书法卷轴上涂鸦,另一头持轴的是林彪、江青二人,正在叫好欣赏。这幅漫画无非是说康生不会写字,还到处炫耀;另外,也说明康生是林、江一党。对此,我觉得应该辩证地看问题。虽然康生的书品和人品出现了巨大的割裂,但我们也不能因人废书,否定其书法艺术的成就。对其书品和人品,我的评价是:其书可钦,其心可诛!

此外,1961年,中央重提双百方针,《人民日报》创学术版,报头“学术”二字即由康生题写;郭沫若故居原来在当眼处所摆巨幅书作《黔之驴》,也是康的手笔,不过在郭居开放时已撤去;当年《文物》、《考古》和《中國古代音乐史料概览》的题字也是康生的手笔,不过前二者现行的刊名又是换成郭沫若的字了。尽管康生对郭老的学术很支持,却对郭老的书法有点不敢恭维的味道。据说(真实的),又一次与人讨论书法,郭老的字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所可以信口雌黄的,红日中天,没有不说好的。可是等到康生评论,他居然说“我用脚丫子夹根树枝写的字也比他(郭沫若)用手写的强百倍。”原话是否如此,不甚可考。但是,就这故事本身,可见康生为人的高傲,以这样傲视群雄的姿态处事,不能不开罪很多人啊——这是后话了。

   更为称奇的是,康生还能双手写梅花篆字,他经常左右开弓,或竟用左手,故常以“康生左手” 落款。不仅如此,康生还精鉴赏,通篆刻,擅绘画,他常用“鲁赤水”的名款作画,这三个字与齐白石的名字字字相对,似有与其争锋之意。其画上署名鲁赤水,即是为挑战齐白石而起的。但这种在用名上的针尖对麦芒,恰恰暴露了他的浅薄与褊狭。

  关于康生的习书过程,文革初着实 “火”了一把的王力最有资格介绍了。王力在被江青打做“小爬虫”之前,一直在中央文革小组作为“秀才”,与康生多有过从。王力称:“康生的条件又是别人比不了的。他家从明清时就是大地主,家里有很多文物,他们从小就有临写真本真迹的条件。他参加革命后在上海做地下工作,公开的职业是开艺术照相馆,标价死贵,鬼也不上门。书法欣赏。除做地下工作之外,他就闭门写字。他在第三国际当执行委员时,闲暇时也是写字。他写字写了一辈子。在延安时他骑快马摔了一跤,损伤了脑神经。解放后,脑病发作,就觉得四周都是哗啦啦的延河水。苏联专家给他治病的同时,他用顽强的毅力用蝇头小楷抄写西厢记,以集中精神有利于治病。一字一句,一连写了十几本,居然就治好了脑病。”

  1964年康生曾写给其司机李存生的书法:“世界是我们的,做事要大家来!”

   关于康生的章草书法作品,如今见世的不多了,至少在市面上难以见到。论艺术,他的章草,还是很有造诣的。章草是早期的草书,始于汉代,由草写的隶书演变而成。有评论认为康生的章草书法在建国后几乎“无人出其右者”,其章草手札尤佳,即使南京的高二适先生也要拜其下风。”  

  著名文物鉴赏家、前清翰林院编修陈叔通认为,当代中国有四大书家,分别为:康生、郭沫若、齐燕铭、沈尹默。据说陈叔通家中曾藏有康生手书的真草隶篆四条屏。另外明朝著名文人冯梦龙编纂的《醒世恒言》,据考明天启丁卯年刻本世间只有四部,两部在日本,一部在大连图书馆,康生不知用何种办法搞到一部,并亲自校订。该书共缺佚70余处3670字,全由康生仿宋体木刻字补之,并用“康体”写了详细的说明并附于书中。几千个小楷字从头至尾无一懈怠,确实功力不凡。

  据说康生还送给刘少奇一面十四折扇面书法作品,两指间宽,竟用蝇头小楷誊抄了整整一篇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传说中的“康字”还有一幅他送给刘少奇的十四折扇面,两指间宽,康生用蝇头小楷誊抄了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篇文章!不少人认为写章草,就近现代而说,恐怕还是那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康生。




           































  说到收藏和才艺,康生的功夫据说相当厉害,王力在《王力反思录》中说:“康生是我们党内最大的书法家,是当代中国最大的书法家之一”,他还举出陈叔通先生生前的一段话为证,即:“当代中国有四大书家,是康生、郭沫若、齐燕铭、沈尹默”,而王力又说:“康生的条件又是别人比不了的”:大地主出身(文物世家,从小临帖)、投身革命后在上海的公开职业是开艺术照像馆的(业余大量时间用于练字)、甚至在共产国际工作间暇也是以写字为乐,后来为了医治脑患,“用顽强的毅力用蝇头小楷抄写西厢记”,等等。

 又据钱伯城先生的《关于康生》一文:“1961年,中央重提双百方针,《人民日报》创学术版,报头‘学术’二字即由康生题写;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重印《宝晋斋法帖》,亦请康生题署书名,颇见别功。”在《田家英与小莽苍苍斋》一书中,著者陈烈说:“在中共党内高级干部中,若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涵养与鉴赏水平,康生往往要争坐‘第一把交椅’。他在诸如诗词、书画、金石、戏曲等方面均有一定造诣,但恃才自傲却大大超过了他的实际水平。”但毕竟是“有一定造诣”,于是书法,康生敢自称他的左手书“康体”是“用脚趾头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得强”的,绘画则上海“朵云轩”曾在画册中收有其绘的国画,按他自己的说法,所以用了“鲁赤水”的画名,就是“挑战”齐白石的。

  今天的康生已经不是一个单个的人物,而是一个“历史政治符号”了,于书法艺术暂且不论,康生还精鉴赏,通篆刻,擅绘画,他常用“鲁赤水”的名款作画,这三个字与齐白石的名字字字相对,似有与其争锋之意。

  康生,其人虽废,其字流传。也许,中国书法史上要留下他的名字。(传媒利剑)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